• 中医养生社区:淄博|北京|杭州|泰安|济南|青岛|滨州|东营|潍坊|通化
  • 中医学总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医学总汇 > 名医经验 > 正文
  • 陈士铎:金银花治疗疮疡的效用

  •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2-29 10:34:32
  • 核心提示: 从《外科秘录》看金银花治疗疮疡的效用《外科秘录》清·陈士铎撰。创于1694年,托名“岐伯天师”所传,内容记述了外科病候、诊法、用药和外科、皮肤科、金刃

     

    从《外科秘录》看金银花治疗疮疡的效用

    《外科秘录》清·陈士铎撰。创于1694年,托名“岐伯天师”所传,内容记述了外科病候、诊法、用药和外科、皮肤科、金刃跌打、虫兽伤等150余种病证的治法。书中除选录各家学说及方剂外,作者在用药、辨证方面也有一定的发挥,其中对金银花的利用和认识尤为独特。

    1、治疮疡要药

    《外科秘录》清于审证求因,擅以内治,主运外科,载方580余首,施于疮疡者居多。经统计,580方中治疗疡痈疽达342方,其中含金银花的组方就达130方,占38.3%。以金银花命名的方剂就有21方。如金银补益汤、金银平怒散等。陈氏言:“试思,解火毒之药不外金银花与蒲公英之类。”经统计,全书中含蒲公英的方剂只有36方,而以其命名的方剂只有4首。将其从数量上进行对比,相差较为悬殊。进一步将两者以及金银花与其它药物的用量进行对比。结果金银花在全书中对疮疡痈疽的治疗量几乎在每个方中都大于其它药物的用量。对含有金银花与蒲公英的21方进行比较,其中有17方中金银花的用量都大于蒲公英的用量,而在其余的4方中两者用量相等。如脑痈生于头顶之上的五圣汤,金银花用8两;又如头面无故生疮,第一日头面重如山,二日即青紫,三日身亦赤紫,服春药而毒发于阳者,第一日即用化毒救生丹可救。其金银花亦用8两,而蒲公英及其它12味药用量也不过3两。看来陈氏治疗疮疡初起以疮疡病势较重时,特别喜用金银花,正如他言“无奈世人以其消毒去火,而不肯多用,遂至无功,而且轻变重,而重变死也。若能多用,何不夺命于须臾,起死于倾刻哉!诚以金银花少用则力单,多则力厚而功巨也。故疮疡一门,舍此味无第二品也。”

    2、药理作用

    诸多医家都认为此味有清散火毒、败毒托里、散气和血等作用,且善补虚养血,但只是小补,而无大补之功。疮疡重剂不能用,以其败火消毒之品,最耗气血。但陈氏恰恰相反,他认为“金银花最消火热之毒,而又不耗气血,故消火毒之药必用金银花也。”“盖此药为纯补之味,而又善消火毒。”世医皆知清散火毒,多而易乎,常被忽视,不用或很少重用,但谁知至贱之中,乃有殊常之效。他说:“谁谓金银花岂小补之物哉?而世人弃之者,因识其小,而忘其大,是以他药可以少用,而金银花必须多用也,知金银花之功力若此,又何愚哉!”他进一步说“苟痛痒之未知,昏溃之罔察,内可洞其肺肝,外可窥其皮骨,饮之,而不欲食之,而不知,惟金银花与人参大剂治之,亦可以夺命而返魂也。”在疮疡调护论里陈氏也论及了金银花的大补之用,并与参芪大剂而用,可以回生的问题。“苟是阴症一犯色欲,多至暴亡,非用人参、芪、术、归、熟而重加金银花桂附之品,以急救之,断无生理。万不可仍治其毒而夭人性命也。……犯色欲之禁者必用大补,乃用金银花,独非泻毒之物乎?何所取而用之?不知金银花虽曰化毒,实亦补气血之品也,诚恐余毒犹存,故尔用之,取其补而能敛,非取其泻而去火也。”看来金银花不仅有清散火毒,大补气血之功,而且与参芪等相伍为用,还可起死于生死之间。

    大凡大补之药皆应久煎,如人参、黄芪之属。陈氏在诸方的煎法中提到金银花先煎,后纳它药。如神散汤,金银花八两,水十碗煎两碗,再入它药同煎。从金银花的煎法上,也说明其大补气血,而不伤元气。

    3、阴阳疮疡皆可用

    疮疡之症,皆火毒症也,“然毒实不同,有阴毒阳毒之分,其毒之至者,皆火热之极也,金银花最能消火热之毒,而又不耗气血。故消火热之药必用金银花。”“以金银花可以夺命,不分阴阳,皆可治之。”金银花虽甘寒之品,但阴阳火毒之疮疡皆可用之。他说阴阳寒热皆八纲范畴,但不可以阴阳来分寒热,即认为阴症就是寒证,主大剂之热药,金银花不可用;阳症就是热证,主大剂之寒药,金银花不但可用,且可重用,若此辨病施治,那就“杀人必多矣”。“夫病分寒热,是人素禀之偏,岂可以阳为热,阴为寒耶。”他还说浮洪弦数,本阳脉也,然阳仍气虚,而非热;沉细弱者,本阴脉也,然仍血虚,而非寒,辨其阴阳而不分为寒热,以疮疡之阴阳,无非正虚邪实:故气血可以共补也。”正因为金银花即败毒托里,散毒消火,又大补气血,不伤元气,所以,不论阴症或阳症之疮疡皆可施用。《阴阳论》里,他还进一步论述了“金银花在阴阳疮疡中的用量惟是阴阳之症,不可不分,知是阳症可少用金银花化毒之品,而轻佐补血补气之味;知是阴症可多用金银花化毒之品,而重佐补气补血之味,自然阴变为阳而无陷滞之虞,阳不变阴而有生化之妙也。”

    4、在疮疡不同时期的作用

    疮疡一病,其发展有一定的规律,人为的可分为初期、中期、末期三个阶段,且各阶段有其不同的特征和症状,治法也有侧重。陈氏认为不管疮疡各期有何特点,金银花都可应用,且认为金银花在疮疡发展的不同阶段,有其不同的作用。“所以疮疡初起,必用金银花,可以止痛;疮疡溃脓必用金银花,可以去眩;疮疡收口,必用金银花,可以起陷,然此扰补阳症之疮疡也。若阴症初起生背,必如山之重,服金银花而背轻矣;阴症溃脓,心如火焚,必服金银花而心凉矣;阴症收口疮如刀割,必服金银花而痒矣,此扰阴证而无大变也。”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533-753878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国家编号:B-0101-0027-000031北京编号:(京)-经营性-2006-0022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审核文号:卫网审字[2001]第029号 中电商协团证字第TQ0142号 京ICP备11018379号
    Copyright©1999-2014 TH55.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