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医养生社区:淄博|北京|杭州|泰安|济南|青岛|滨州|东营|潍坊|通化
  • 中医学总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医学总汇 > 中药科普 > 正文
  • 花金方治脾胃病常用药对

  •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11-24 10:09:54
  • 核心提示:花金方系河北中医学院教授,从事临床工作近五十年来,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善于运用经方治疗脾胃病,临床善施药对,组方简明,或二药相伍,或三四成组,药精而不杂,方简而效宏。笔者有幸侍诊

    花金方系河北中医学院教授,从事临床工作近五十年来,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善于运用经方治疗脾胃病,临床善施药对,组方简明,或二药相伍,或三四成组,药精而不杂,方简而效宏。笔者有幸侍诊于花金方教授左右,耳濡目染,受益颇多。现总结其应用药对经验如下:

    柴胡、黄芩

    柴胡苦平入肝胆,调运枢机,畅郁阳化滞阴,“去肠胃中结气”,推陈致新。黄芩苦寒而入肝胆,清热降浊,泻火解毒。二药相伍,一升一降,转燮阴阳升降之枢纽,从而升不助热,降不郁遏,进而平调脾胃之气机而助纳运。花金方教授每遇肝胆枢机不利而影响脾胃纳运者,恒用之收功。

    黄连、干姜

    黄连泻火解毒,清热燥湿,有厚肠止泄之功。干姜能温脾阳除里寒而主湿痹下利。二药寒热并施,辛开苦降,共达泻热消痞、健胃厚肠之效。对于中焦寒热互结,心下痞满,按之濡,或嘈杂,或腹泻肠鸣者,花金方教授每用之为不舍之品。

    藿香、佩兰

    藿香芳香醒脾开胃,化湿辟秽浊,且能和中以止呕。佩兰宣湿化浊,祛胃中陈腐之气。二药合用,相得益彰,化湿辟秽、醒脾开胃之力倍俱。花金方教授对湿邪秽浊,阻碍脾胃,口甜口腻,舌苔厚腻者,非此二味不除。

    升麻、苍术

    升麻质轻味薄,引脾气上腾而升举清阳,且善于清解热毒。苍术质重味厚,导胃气下降而兼具燥湿运脾之功。二药相伍,升清泻浊,和脾胃之喜恶而振生化之机,颇具起痿振颓之功。花金方教授认为二药配伍对于胃炎腹胀呕呃之气机交痞、清浊困厄者,在辨证的基础上加之颇具效验。

    香附、苏梗

    香附辛散肝气郁滞,解一切气郁而善于理气止痛。苏梗擅长疏肝解郁,行气宽中,能宣通上下气机,“凡顺气之品,此为纯良”。二药相合,理气和胃,行气消胀之功益显。花金方教授将此二药多用于肝郁或肝胃气滞证中,从而频奏殊功。

    百合、乌药

    百合补中益气,和养百脉,安神益气,补脾清肺,去邪热而安脾胃。乌药功善顺气开郁,散寒止痛,畅达胸腹气滞。二药相合,润养不碍滞,解郁不伤阴,合于“胃宜润则降”之理,共奏益肺养脾、疏郁调中之效。花金方教授以为其治疗气郁化火、热积中脘之胃痛颇效。

    枳壳、白术

    枳壳,苦辛而凉,破气以消积,开胸宽膈为之长。白术健脾消谷,然“其性颇壅滞,宜辅之以疏利之品”。二者攻补合用,缓急同施,共奏健脾开痞结之功。临床时,花金方教授依据病情,灵活配伍二药之比例,如脾气弱时则重术而轻枳,使气旺则不滞;脾胃气滞时则重枳而轻术,使气畅则不耗气。

    白芍、白术

    白芍养肝血以柔肝止痛,兼能酸敛止血。白术健运脾气以振奋脾阳。二药合用,调和肝脾,以白术先安未受邪之地,白芍敛肝,则木不克土,土安木健则诸症可调。花金方教授以之为治疗肝脾不和之腹胀、脘痞的不舍之品。

    升麻、生石膏

    升麻性凉,善清郁毒,最解胃家之热,为疮家之圣药。生石膏性大寒凉,然凉中带透达之功,善清胃腑实热。二药相合,升散而不助火,闭遏而不瘀滞,诚为清胃解毒之佳品。花金方教授对于口疮反复不已,口干苦,大便秘结之属胃热郁滞者多辨证而施,奏效更捷。

    白术、生地黄

    白术补脾气而化湿止泻,运脾致津液而通便。《本草正义》谓白术“能振动脾阳,而又疏通经络……且以气盛者,疏行迅利,本能致津液通便”。生地黄养阴清热凉血,润肠通便。二药健脾与养阴同功,运津与清热共用。花金方教授每用之于脾胃气阴两虚兼有虚热之老年人便秘,常可收效。

    细辛、吴茱萸

    细辛启肾阳,散寒结,入通于肾更可直驱阴寒。吴茱萸暖肝而直驱中道以散寒止痛。东垣云:“浊阴不降……泻痢,宜吴萸治之。”二药合用,共奏激化肾阳、逐脾中阴寒之功。花金方教授治疗肾泻时,在健脾温肾的方子基础上,常添此二味激逐之品,每收效于须臾之间。

    旋覆花、代赭石

    旋覆花能宣通瘀滞以降气,并具化痰之功。代赭石重镇潜降而下冲逆,兼有泻热凉血之功。二药同用,一升一降,肺胃并降,肝胃同调,通过“左肝右肺”之气机调和,以至扶胃降逆之效。花金方教授对于痰浊中阻、肝肺胃气逆者,用之“气顺痰自消”而疗一切痰气交阻之证。

    龙胆草、生大黄

    龙胆草苦寒,清热燥湿。大黄苦寒,清热解毒,有“推陈致新”之德。二药虽为苦寒之品,但小剂量服用时反具健胃之功。花金方教授用此二位,立意在“苦”,小苦以健胃醒脾,与大剂苦寒荡涤之功迥异。另花金方教授体会,在饭前服用此二药,方具健胃之效。

    白芍、乌梅、木瓜

    白芍柔肝养血而能“于土中泻木”,酸敛阴气而无苦寒之弊。乌梅敛肺涩肠,养胃以生津而防肝气横逆。木瓜敛肝和胃兼化湿浊。三药味酸同入肝经,柔敛肝气而兼具开胃益津之功。“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以辛补之,以酸泻之。”花金方教授以此三味酸泻肝木,对于肝体不足而肝用过极之证,恒收佳效。

    当归、桃仁、杏仁

    当归养血和血,生肌止痛,《本经》谓其“主诸恶创疡金创”。桃仁活血化瘀。杏仁本虽止咳利气之品,然古籍载杏仁“补脾胃通行水”,排脓消肿而止痛。三药同施,活血和血,祛瘀行滞,相辅相成。花金方教授认为三药尤宜于溃疡病之胃脘痛伴瘀血者。

    苍术、山楂、神曲

    苍术芳香醒脾,燥湿开滞,运脾辟秽。山楂消食导滞。神曲消中州陈积之气以和胃。三药合用,醒脾以助运,和胃以纳谷,攻虽不在补脾而达运脾之效。花金方教授在此运脾之旨下,以此三药为主治疗小儿泄泻、厌食等证,极为有效。

    以上仅为花金方教授临床药对的一部分,实际应用中花金方教授加减化裁,圆机活法,不落窠臼,此真非临证不足以明其理,非读书不足以洞其奥。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533-753878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国家编号:B-0101-0027-000031北京编号:(京)-经营性-2006-0022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审核文号:卫网审字[2001]第029号 中电商协团证字第TQ0142号 京ICP备11018379号
    Copyright©1999-2014 TH55.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