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医养生社区:淄博|北京|杭州|泰安|济南|青岛|滨州|东营|潍坊|通化
  • 中医学总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医学总汇 > 医界大家 > 正文
  • 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获得者邓铁涛

  • 来源: 作者: 时间:2019-11-18 12:16:32
  • 核心提示:不忘初心 丰碑示后人
    ——记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获得者邓铁涛
    邓铁涛题词“二十一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
    2014年广州中医药大学

    不忘初心 丰碑示后人
    ——记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获得者邓铁涛

    20191118121141.jpg
    邓铁涛题词“二十一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

    20191118121150.jpg
    2014年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冼绍祥院长看望国医大师邓铁涛(右)教授。

    20191118121158.jpg
    座落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文化广场颇有岭南建筑特色的“国医大师”亭。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为表彰对国家中医药事业传承发展做出杰出贡献,在全国产生重大影响、示范引领作用突出的模范人物,激励广大中医药工作者投身中医药事业传承创新发展的积极性,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发布《关于表彰全国中医药杰出贡献奖获得者的决定》。

    中国共产党党员、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医诊法代表性传承人、全国首届国医大师、原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邓铁涛研究所所长邓铁涛同志获此殊荣。

    浩气传千古 丰碑示后人

    2019年1月10日上午6时6分,邓铁涛同志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104岁。10日上午,家人开封邓老生前亲手写的遗嘱,他在遗嘱中写道:“我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为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笔遗产早已交给两个儿子。”这一“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宝贵遗产,邓老不仅留给了儿子,也留给了所有中医人。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邓铁涛是唐代孙思邈《大医精诚》的实践者和示范者。他用一生向世人诠释了一位中医人仁者爱人、医者爱人、教者爱人的精神。他的一生是为中医走向世界,为世界和平和人类健康进步而奋斗的一生。他的一生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生。他是新时代的道德风范楷模。

    仁心仁术 悬壶济世

    邓铁涛出身于中医家庭,父名梦觉,毕生业医。幼受熏陶,目睹中医药能救大众于疾苦之中,他因而立志继承父业,走中医药学之路。1932年,邓铁涛考入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广州中医药大学前身)。1938年开始从事中医工作,从此将振兴中医当成一生的追求。半个多世纪来,目睹中医历尽挫折,生存发展艰难,邓铁涛感到很痛心,常常辗转反侧、夜不能眠。他暗下决心,要在自己有生之年,尽己所能扭转中医不断萎缩的趋势,让中医发扬光大。

    1984年初春,邓铁涛以一个“中共党员中医”的名义写信给中央。他在信中说:“发展传统医药已明文写入宪法,但我们失去的时间太多了,必须采取果断的措施使之早日复兴。”中央领导同志作了“认真解决好中医问题”的批示。不久,国务院讨论了设立国家中医药管理专门机构的问题。1986年12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宣告成立。

    1990年中央计划精简机构,中医药管理局被拟在精简之列。8月3日,邓铁涛联合全国名老中医联名上书,请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只能增加,不要削弱”。10月9日得到答复:同意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管理全国中医药工作职能。中医药管理局被“保下来了”。

    第三次是1998年,行业调整“抓大放小”,引起西医院校合并中医院校风。8月11日,邓铁涛再次联合当时的七位中医专家联名上书:“中医药是一个很有前途的知识经济领域,我们千万不可等闲视之;中医小,西医大,改革绝不能抓大放小”。最终,合并之事被紧急叫停了。这是著名的“八老上书”。第四次上书是2002年12月31日,主题是“中医不能丢”,呼吁全社会重视中医药。其后,邓铁涛在2003年4月“非典”期间,又一次以“中医应在‘非典型肺炎’治疗中发挥作用”为题写信给国家领导人。信中建议中医介入抗“非典”,助推了后来采用中西医结合抗“非典”治疗方案的确定。

    大医精诚 恫鳏在抱

    在邓铁涛家的客厅里挂着一块铜匾,上书“大医精诚”四字,这是他85寿辰时国家卫生部领导同志赠送的。“大医精诚”是对他从医80多年精神风貌的概括。他治愈过无数绝症难症,有些抢救危急病人的故事感人肺腑,确乎像唐代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所说的:“对来求救者,不问贫贱富贵,一视同仁”“不瞻前顾后,自虑凶吉,护惜身命。”

    另一块牌匾上书“恫鳏在抱”,生前邓老说,要把病人的病痛看作是医生自己的病痛,处处全心全意为病人着想之意。在会诊抢救危重病人时,他总是把解决医疗费用过高问题作为意见之一,评判疗效时很注重倾听病人及家属的意见。

    四十年前,贫困学生韩杏枝患上了重症肌无力。看到《广州日报》上一则介绍邓铁涛擅长治疗这种疾病的消息后,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发出求助信。没想到邓老很快便答应为她治病。后来,在她遇到困难时,邓老还写信鼓励她,给她寄处方。2017年,在邓老的生日前,心怀感激的韩杏枝把1979年至2012年邓老为她所开的处方捐给了广东中医药博物馆。

    1981年国家卫生部计划对热证、中风、厥脱、血证、痛证等五大急症进行临床研究,为配合这一全国性中医急症科研工作,邓铁涛献出祖传验方五灵止痛散。该药散1984年8月通过技术鉴定后成为三类中药新药,他把研究成果转让广州中药三厂,又把技术转让费5万元全部捐献给中华中医药学会。

    2018年2月春节前夕,广东省中医药局徐庆锋局长、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冼绍祥院长看望邓老,即使在病重之际,邓老仍殷殷叮嘱以发展中医事业为念,把岐黄奖百万元全部捐献给医院用于医学研究。

    首次提出“五脏相关学说”

    1961年,邓铁涛发表“如何研究整理中医学遗产”一文,首次提出“五脏相关学说”的概念和研究课题。随后撰写《中医五行学说的辩证法因素》《中医理论的核心》《再论中医五行学说的辩证法因素》系列论文。1988年他在《略论五脏相关取代五行学说》中正式提出“五行学说应正名为五脏相关”并定义“五脏相关学说”。1999年“中医五脏相关学说应用基础研究”课题获得广东省中医药局立项,2005年通过广东省科学技术成果鉴定。2005年“中医五脏相关理论继承与创新研究”成为国家科技部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课题,邓铁涛受聘为“973计划”首席科学家。2009年“中医五脏相关理论基础与应用”获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邓老说,中国哲学里有句名言“百姓日用而不知”,其实人们天天在用五脏相关的思维,五脏的关系不是在书斋里想出来的,而是中医在长期临床实践中总结出来的。

    主张“四大经典”成为临床课程

    中医本科教育难点之一,是如何处理伤寒、金匮、温病这三门课程,他们是属基础课还是临床课?全国未有统一。20世纪80年代,邓铁涛主张这三门课是临床课而不是基础课。但各地中医学院把他们与《内经》一并称为基础学科,名义上敬为至尊,实际上使从事其教学的老师长期脱离临床工作,也就脱离了这些课程赖以生存发展的空间。

    而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把伤寒、金匮、温病三门课从基础课转为临床研究课,邓铁涛非常支持这一做法。他说,这三门课的内容非现在的《中医内科学》所能概括,既然是临床课,却归入《中医内科学》并列作选修课也是不对的。这三门课可以放在《中医内科学》之后开设,比较理想的排课顺序是先上温病,然后是伤寒、金匮,最后是《中医各家学说》。另外,经典课不应该用原著,应该重编,要把现代科研成果和临床经验在新编教材中反映出来。总之,内经、伤寒、金匮、温病这四大经典是中医学的根基,再精研各家学说以博采众家之长。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经常举办中医经典学习班,2006年12月18日新一期开课时,邓铁涛亲笔题词“四大经典为根,各家学说是本,临床实践乃中医之生命线,仁心仁术乃医之灵魂”。

    提出构建中医诊断学科

    中医自古以来并无诊断学科,望、闻、问、切称为“四诊”,而辨证则分散在医经、方书之中。1956年邓铁涛提出把中医基础理论中四诊与辨证部分内容独立出来,加以系统化形成独立的学科——中医诊断学。20世纪五六十年代,邓铁涛被委任主编《中医诊断学》第一版及第二版全国通用教材,后又被委任主编第五版《中医诊断学》教材及高等教育参考丛书之《中医诊断学》,使诊断学成为一门比较完整的学科。他主编有研究性质的《实用中医诊断学》,受到英国丘吉尔利文斯通出版社的重视,于1999年由玛丽尔·艾吉尔将全文翻译出版。

    开岭南地域医学研究之先河

    20世纪80年代,邓铁涛提出了发展岭南医学学派的论题。他在主持广东医史学会过程中大力倡导岭南医学的研究,后来广东省中医药局提倡岭南医学,建设岭南医学研究会,出版丛书,邓铁涛起了领军带头的作用。邓老说:岭南派除了画派外,还有音乐、武术、戏曲、诗词等流派,其中还有不容忽视的、在中医学中极具特色的医学流派岭南医学,它是在特殊的地理气候环境下,把中医学的普遍原则与岭南地区医疗相结合,经过漫长的历史岁月逐渐形成起来的以中医学理论为基础、结合当地文化的地域性医学。

    改革开放之初,邓铁涛指出我国中医药学术研究重心有逐渐南移的趋势。岭南医学有悠久历史的沉淀积累,有改革开放前沿的优越地缘,融合自然科学其他相关学科合理内涵,从1979年至2009年,以其临床实践的有效性继续前进,从中医药大省发展成为中医药强省,历史又一次见证了邓铁涛的前瞻性。

    2001年邓铁涛预言:未来医学必将把养生放在最重要的地位,要靠中医的养生治未病理论去引导未来的卫生保健和预防。“治未病就是将健康战线前移,重视预防保健,以提高生命质量,追求高品质的长寿。要认识到中医治未病学术思想的积极向上,相比起容易给人带来心理负担的亚健康理念,治未病思想要高明得多。”

    他强调,“随着我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心脑血管疾病、肿瘤及呼吸系统疾病的发生率显著增高,治疗这些疾病的医疗费用也呈高速增长态势。我们在进一步提高疾病诊治水平的同时,更要将视点前移,把关注的重点放在预防上面”。

    推动中医药走向世界

    邓铁涛非常重视中医药学与世界各种医学的交流与合作。20世纪80年代初,他开始走出内地传播中医药学术,先后前往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和我国的台湾、香港、澳门地区讲学。

    邓铁涛经常在国内外报刊发表有关中医药学文章,宣传中医药学成就。如在香港报纸从2002年至2005年共发表文章18篇。鉴于邓铁涛对港澳中医药学贡献影响,2001年香港浸会大学授予邓铁涛名誉理学博士学位。邓铁涛学术论著不断被翻译成外文向国外传播。1982年日本翻译邓铁涛主编的《中医诊断学》。1995年英国翻译邓铁涛主编的《实用中医诊断学》,1999年出版英文译本。

    邓铁涛把“中华优秀文化不容轻视”“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瑰宝”的声音传到五洲四海,这对中医药学走向世界产生了积极影响。

    探索治疗疑难病的新途径

    如果说冠心病是重大疾病的话,那么神经科重症肌无力则是疑难病,重症肌无力危象又属危重病。邓铁涛专门选择这些重大疾病、疑难病危重病作为临床研究重点。

    邓铁涛接触重症肌无力是在20世纪50年代,就诊患者症见眼睑下垂,四肢无力,吞咽困难。他根据李东垣《兰室秘藏》“脾胃虚损”概念,认为该病不是一般的脾虚,而是与五脏相关的虚损。1987年邓铁涛担任国家“七五”攻关课题“重症肌无力疾病脾虚型的临床和实验研究”,以强肌健力、补脾益损为治疗原则,以经验方“强肌健力饮”对252例重症肌无力患者进行临床观察,总有效率为98%,居国内领先水平。另外,在课题研究过程中,邓铁涛共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7例8次,结果抢救成功7例次,为重症肌无力危象的抢救探索出一条中西医结合新途径。1992年“脾虚重症肌无力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中医参与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中药剂型的改革是关键。该病危象发生时呼吸困难,吞咽不下,往往需要使用呼吸机辅助呼吸、装置胃管鼻饲食物药物。中药制剂,必须药专力宏。为此,他于1994年研制强肌健力口服液制剂,解决给药途径、容量、通道等临床难题,从而提高疗效。

    名师带徒 薪火相传

    倡导名师带徒,抢救中医学术,是邓铁涛在中医高级人才培养方面独到的做法和见解。1978年,他被评为首批中医学硕士生导师;1986年9月,被遴选为中医内科学博士生导师。1990年10月,他成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之一,这年他74岁。同年12月,国家教育部为表彰邓铁涛对中医教育事业的杰出贡献,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1997年11月广州中医药大学授予他“终身教授”称号。

    邓铁涛深感培养临床型名中医的重要性,他一直在为中医界的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奔走呼告。早在1986年1月,邓铁涛就开始撰写《耕耘医话》系列文章,“振兴中医光华夏,意欲耕云播彩霞”。他在文中谈了自己几十年的临床心得及医学见解,在《新中医》第一期起连续刊登。他反复提及“继承名老中医经验,抢救中医学术,已成燃眉之急”“中医学再不花力气去抢救,等现在的老中医老得不行了才想到出钱出力去发掘已经迟了!时不我予,时不再来!”1988年《耕耘集》由上海中医学院出版社出版,时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领导的朱杰读后,感触很大。他与国家人事部、卫生部负责人达成共识,以这三家单位联合推广全国名老中医带徒传授制度。1990年10月,首届“全国继承老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全国首批五百名老中医开始带徒。三年后近千名老中医的学术继承人出师,大批临床型中青年名中医脱颖而出。

    2003年,邓铁涛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倡议组织中医大温课。他的建议得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重视并组织实施。该项目称为“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于2003年下半年在全国招收200多名中医。邓铁涛说,他期望通过各种途径培养大批临床型名中医,希望他们能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用中医药解决急症、疑难病症以至破解世界难题,使中华文化瑰宝中医药事业得以继承、创新,成为世界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奖学助学 培育英才

    邓铁涛常说为人师者不仅在于教,更重要的在于学,教之所以长流者在其学。作为一名杰出的中医教育家,邓铁涛先后任广东省中医药专科学校、广东省中医进修学校教务主任,广州中医学院教务处副处长等职,一生为中医教学体系和教材建设潜心探索。他说:“《黄帝内经》《难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古典医籍,经过反复多次地实践与教学,对他们价值的认识会不断加深。知识的广度可使我们视野开阔,能帮助克服保守思想,能推动专业知识的深化与发展。”

    邓铁涛认为,中医教育首要着力给学子们铸造“医魂”,要把热爱中华文化、热爱中医事业的热诚传承给一代代中医学子。如不铸造医魂,只传授些技术,最终是不会培养出优秀中医学子的。60多年来他从未停止过对青年学生思想的启迪,时时刻刻关注着他们的健康成长。

    “振兴中医,需要一大批真才实学的青年中医作为先锋。这些先锋,对中医有执着的爱,掌握中医的系统理论,能用中医药为人民解除痛苦,有科学头脑,有广博知识,决心利用新技术以发展中医学,并在发展中医学中又反过来发展新技术。这不是高不可攀的,就怕决心不大,骨头不硬,方向不明,对祖国、对社会主义、对几千年岐黄之术没有炽热的爱。”这是邓铁涛写给广州中医药大学1982级本科班同学信中推心置腹之言。

    1992年10月在广州中医学院设立“邓铁涛奖学金”,奖励在校学习先进分子,2003年设立了广州中医药大学邓铁涛基金,资助中医科研课题研究。

    “二十一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这是邓铁涛几十年前就开始的最大的梦。“中医学的前途,有如万里云天,远大光明,彷徨了几十年的中医可说已走在大路上。我们任重而道远......”斯人已逝,但邓老亲切有力的话语仍在我们的耳边回响嘹亮。邓铁涛为新中国中医药事业所作出的重大贡献必将载入史册,刻上历史的丰碑!

    愿岐黄薪火传承,中医学术生生不息。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相关文章:
  • 无相关信息
  • 延伸阅读: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国家编号:B-0101-0027-000031山东编号:(鲁)-经营性-2016-0014 中电商协团证字第TQ0142号 京ICP备11018379号
    Copyright©1999-2019 TH55.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