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医养生社区:淄博|北京|杭州|泰安|济南|青岛|滨州|东营|潍坊|通化
  • 中医学总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医学总汇 > 医界大家 > 正文
  • 中医针灸专家韦立富

  • 来源: 作者: 时间:2017-02-22 09:13:46
  • 核心提示:韦立富应邀赴泰国孔敬希参加经贸洽谈开展义诊现场。
    韦立富为来访印尼朋友展示针灸魅力。
    韦立富应邀到香港讲学。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第七人民医院韦立富是第三批老中

    20170222091435.jpg

    20170222091445.jpg
    韦立富应邀赴泰国孔敬希参加经贸洽谈开展义诊现场。

    20170222091454.jpg
    韦立富为来访印尼朋友展示针灸魅力。

    20170222091503.jpg
    韦立富应邀到香港讲学。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第七人民医院韦立富是第三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也是中国现代著名针灸学家朱琏嫡传弟子,在56年行医生涯中,他继承发展了朱琏的针灸学术思想,熟练运用独特针刺手法,治疗神经系统等方面多种疾病。

    妙手回春,病人心中好大夫

    一年多前,应继祥被诊断罹患有痉挛性斜颈,自此,他的生活从此改变。

    “我以前不相信中医能够治好疾病,遇到韦立富大夫之后,我成了中医的忠实粉丝。”在南宁第七人民医院韦立富工作室,患者应继祥感慨地说,“韦立富大夫给了我新生。”

    “脑袋始终向右90度歪斜,不敢出门,被人指指戳戳不说,关键没办法过马路,也无法入睡,每天夜里只能靠在扶手椅上眯一会。”应继祥回忆起自己的病情说到。疾病给他带来的困扰远不止此,作为一名高中物理老师,他被迫离开了教室,踏上寻医问药之路。

    能找的医生全找遍了,各种药都尝试过了。走投无路的应继祥决定接受手术治疗,但听说几个病友因为手术治疗非但没有缓解症状,反而损伤了颈部肌肉,他犹豫了。这时候,他的妻子无意在网上查找到一篇中医针灸治疗痉挛性斜颈的论文,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从江西来到了南宁,找到了韦立富大夫。根据病情,韦立富为他制定了详细的针灸诊疗计划,并告诉他每个取穴的用途,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配合着治疗进展,一个月后,病情有了起色。去年6月1日,应继祥终于重新走上了阔别一年的讲台。

    如今,在应继祥脸上看不到一丝被疾病困扰的阴霾,他说自己成了韦立富大夫的忠实粉丝和中医治疗推广者,自己建了微信群,建议曾和他有同样困扰的病友们来找韦立富大夫诊治。不仅应继祥对韦立富充满感激,在韦立富的诊室里,两面墙上挂满了病人送来的锦旗,“医德崇高,医技超人”“神针妙手,医术超群”“德术超群,名扬海外”……这些锦旗记录了韦立富辛勤的付出,喜悦的收获,也承载着无数罹患疑难病症患者治愈后的由衷感谢。

    韦立富告诉记者,善待病人是治疗疾病的前提,“病人身患疾病,身体和内心都非常痛苦,体会到病人的痛苦,自然会全心全意为他服务,病人的依从性也会好一些,疾病是患者和医生的双重敌人,调动起双方积极性,才能有更好的治疗效果。”

    高超的医术不但得到病人的赞誉,更是名扬远方,韦立富曾多次为国家领导人董必武、刘伯承、张云逸、谢觉哉等针灸治疗。

    韦立富熟练运用针灸兴奋法和抑制法,擅长治疗神经系统等方面的疑难疾病,能够诊治各种常见病和疑难病症130多种,如小儿多发性抽动—秽语综合征、痉挛性斜颈、小儿脑瘫、重症肌无力、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等等。据不完全统计,从医生涯,韦立富共诊治病人约70万人次。

    继承创新,学术造诣有高度

    韦立富1939年出生于广西桂北融水县永乐乡的一个壮族农民家庭,10岁那年,他患上了严重的中耳炎,差点导致耳聋,父母亲带着他找到当地一位有名的老中医,几服中草药就治愈疾病。从此,他对中医产生浓厚的兴趣。初中毕业后,他考取了广西中医专科学校(广西中医学院的前身),踏上探寻中医之路。在校期间,他刻苦钻研,是班上的学习优秀分子。五年中,他遍读《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针灸大成》等中医经典,勤诵四大经典经文和汤头歌诀,并学习《人体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临床诊断学》《内科学》《外科学》等西医基础理论知识,为将来成为一名优秀的医师打下良好基础。由于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留校,韦立富成为广西中医学院的一名针灸教师,开始了他成为一名医师的人生第一步。

    毕业不久,1961年12月,受广西中医学院委派,韦立富师从我国当代著名针灸学家朱琏。朱琏曾任中国中医科学院(原卫生部中医研究院)副院长兼针灸研究所所长,当时朱琏随其丈夫陶希晋刚从北京调到南宁工作,到南宁后任南宁市副市长,并组建南宁市针灸研究组,任组长。韦立富在针灸研究组内跟随朱琏老师工作、学习,直到1978年5月朱琏逝世,是跟随朱琏学习和工作时间最长、能深刻领会和实践朱氏针灸医学理论及其独特针灸手法的学生。

    1962年~1972年,韦立富协助朱琏先后为自治区、南宁市、广西军区、空七军举办过多期针灸培训班和师资班,为广西地方和部队培养了大批针灸专业人才。1976年,南宁市七·二一针灸大学成立,韦立富担负起教师职责,协助朱琏校长开班和带教实习,朱琏还经常带着他出诊,或者让他单独出诊,利用业余时间到自治区、市的党政领导和驻桂部队首长家中,为领导同志诊病及针灸治疗。

    朱琏曾语重心长地告诫过韦立富,希望他能当好一名合格的白求恩式的医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广大病人解除疾苦。为此,韦立富还深入工厂、农村、部队,为工农兵服务。同时还负责整理朱琏的科研资料、临床实践病历等。在朱琏逝世后,还参加朱琏遗著《新针灸学》第三版再版的整理修改和编写工作,补充大量珍贵的临床病例资料,1980年《新针灸学》第三版得以在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韦立富受朱琏的针灸科学理论思想影响较深。朱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通过不断的临床实践及实验研究,也受前苏联巴甫洛夫的高级神经活动学说的影响,她明确提出针灸治病的原理:针灸之所以能治病,不是直接以外因为对手,而是激发和调整人体内部神经系统,尤其是高级中枢神经系统(包括大脑皮层)的调节机能和管制机能的作用,从而达到治愈疾病的目的。她根据神经系统的特点,总结出抑制法和兴奋法的针灸操作手法,并指出:针灸刺激的手法、刺激的部位和刺激的时机这三个因素,是针灸治病的关键。韦立富继承和发展了朱琏的针灸学术思想,在临床上大胆实践,形成他自己的学术特点,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成为针灸学术界神经学派的代表人物和忠实践行者。

    韦立富在继承朱琏学术思想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发挥,体现在:1.主张中西结合、优势互补,强调针灸要科学化、规范化,坚持以神经系统尤其是高级中枢神经系统在疾病的发生、发展、治疗、转归过程中起关键性作用的观点,结合《黄帝内经》的治神观,重视辨神、治神。辨证上,形成了以辨机体神经状态为主的“病症结合”辨证体系,主张根据患者表现、年龄、性别、体质等进行综合分析机体神经状态,以表现出的兴奋或抑制的不同神经状态来选择不同针灸手法。2.创造性提出按神经系统理论,依据脊神经、交感神经节段分布规律、大脑皮层投射区来进行取穴,重视神经点或神经干相关部位(穴位),并结合传统的特定穴、经验穴的应用。3.主张神经与经络并重,针法与灸法并举,推崇缓慢捻进进针法,强调取穴少而精。

    韦立富历任广西中医学会针灸分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南宁分会针灸学组副组长兼秘书、广西针灸学会会长、中国针灸学会理事、广西针灸学会名誉会长、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科学技术进步奖委员会医学卫生专业评审组成员。他还参与指导多项科研课题研究,如《血清(钾、钠、钙、镁)离子浓度与针刺镇痛在人流术中的影响》《针刺合并异丙酚防治胃镜检查反应的观察》等。韦立富在临床中不断积累经验,撰写论文,著述颇丰,参与整理收集资料,协助出版朱琏《新针灸学》第三版的再版发行。2008年再次修改发行出版朱琏《新针灸学》。

    多年的工作经验和科研工作,使韦立富也在学术上得到了多方肯定。曾获南宁市政府科技成果三等奖1项;发表医学论文多篇,获南宁市科协“优秀学术论文”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论著2部。指导并参与省、市级科研课题15项。

    办学育人,言传身教润物无声

    韦立富不仅注重自身医术精进,还致力于培养更多的针灸人才。韦立富曾协助朱琏举办四期南宁市“针灸学习班”,多次举办广西区针灸师资培训班、空七军航空医师针灸学习班、中南地区空军针灸学习班。筹备成立南宁市针灸研究所。遵师嘱托,他于1976年至1980年,创办“南宁市7.21针灸大学”。2002年,韦立富成为全国第三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2011年,成立“韦立富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为中医学发展储备、培养了无数人才,为广西中医发展竭尽自己的力量。他的很多学生也出类拔萃,已成为中医界的领军人物,如学生岳进现任南宁市中医医院院长,广西针灸学会副会长,广西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潘小霞现为南宁市第七人民医院针灸科学科带头人,广西针灸学会副会长。

    2008年莫智珍研究生毕业,就来到南宁第七人民医院,师从韦立富学习针灸,韦老师要求我们按照《新针灸学》上提出的做到“五要”、“五不要”。“五要”就是:要稳重和蔼;要聚精会神;要细心耐心;要观察病情;要手法灵活。“五不要”就是:不要轻浮暴躁;不要精力分散;不要粗心大意;不要不看不问;不要手法呆板。

    “五要”“五不要”的教诲不仅包含医术要领,也凝结着韦立富对学生在医德医风方面的高标准与严要求。不过在莫智珍看来,学到这些并不难,“韦老对我们是言传身教,他要求我们做到的,自己首先会做到足够好。”

    莫智珍告诉记者,针灸讲求全神贯注,将精气汇聚在针点上,为了避免注意力受干扰,每天一上班,韦立富就把手机关掉放进抽屉里,“我们也都在上班期间关闭手机,轻声走动,仔细观摩学习,全神问诊施针。”莫智珍讲,二十余平米的工作室尽管排满了患者,仍然十分安静,秩序井然。

    除了在临床上手把手示范操作,韦立富还经常给学生上理论课,他的理论课堂生动形象。莫智珍说,有一次在上课时,为了讲解机体抑制和兴奋的基本表现,他举了一个生动形象的例子:一个婴儿在满足其生理基本需要(饥饿、二便)后,要其安静入睡,只要舒适抱着,并轻轻地在一个部位(如臀部)上有节奏地拍打,就可以停止其哭闹,安静入睡。因为在身体适当部位(穴位),给予适量的、有节奏的、长时间的刺激,在大脑皮层上势必产生相应的良性兴奋点,在不断地向皮层上扩散,最终达到皮层的抑制,该小孩就可以安静入睡了。如果东一拍、西一拧,婴儿反而哭闹而无法入睡。因此,如果人的机体处于异常兴奋状态,如疼痛、痉挛,就要采取相应的抑制法。反之,则用兴奋法。“这样生动形象的描述,有助于我们更快地领悟到兴奋法和抑制法的精髓。”莫智珍告诉记者。

    潘小霞跟师13年,她说韦老师的精神值得她长久学习,“学术上认真严谨,讲课会提前手写讲稿,对每个名词都严谨考证论述,绝不含糊;工作上爱岗敬业,退休之后被医院返聘,专心临床,坚持365天工作,全年无休,坚持每个病人的每次施针都亲自操作。”

    莫智珍最为感慨的是,韦立富行医逾五十年,“我们都认为他靠过去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完全足够了,但他仍然坚持每天读书看报,学而不厌。”韦立富看书必做笔记,桌上的日历密密麻麻地记录了他每日的学习心得。

    2012年至今,70多岁的韦立富仍担任广西中医药管理局“朱琏针灸国际研究基地建设项目”学术总顾问,该项目已建立8个二级研究基地,扶持十多个基层医疗机构针灸科室,辐射全区各地市,每一个点都留下韦立富的足迹,为培养针灸人才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援外救世,让针灸走向世界

    韦立富身体力行,将医者大爱传到远方,将针灸传向世界。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主动参加中国广西第六批援外医疗队,赴非洲尼日尔首都尼亚美,运用中国的针灸医术为非洲人民服务。在尼日尔2年期间,韦立富共治疗病患者二万三千七百多人次,包括80多个病种的疾病。

    当时,尼日尔国家主席孔切的哥哥阿玛图·孔切因19年前在法国因车祸导致腰椎间盘突出症,腰骶部疼痛并牵扯放射至右下肢疼痛,不能行走,坐车上下班,在上下车途中也要带上小板凳,走不了几步,坐一下,再走几步,方能到达目的地。他曾先后经法国巴黎、马赛等地医院多方治疗,效果欠佳。经介绍中国针灸医术后,他同意接受韦立富的治疗。韦立富给他针了右侧环跳穴,用抑制法一型手法,当针刺入臀部肌肉深部时,阿玛图出现针感如线条样触电感并扩散至足底、足趾,留针30分钟,每隔10分钟行针1次,同时给予双侧大肠俞穴温和灸15分钟。起针后,他独自能从卧房走到客厅,当时驻尼日尔邢大使问他:“先生,好一些没有?”阿玛图说:“不是好一些,而是好了很多,你看,我现在行走不是方便多了吗?”之后,坚持每天针灸1次,十天一个疗程后他基本痊愈。

    此后,韦立富又先后应邀到波兰、泰国、越南,开展讲学活动和为当地人民群众诊病治病,运用中国的针灸医术挽救他们的生命和减轻病痛。在波兰举办过二期大型针灸学习班,传授中国传统的针灸医学理论及其独特的操作技术,使中国针灸医学在波兰生根开花结果,造福于世界人民。

    韦立富说,在国外讲课,最大的障碍是外国人并不能够准确理解中医理论中阴阳五行、脏腑经络等概念,因听不懂,也就不能认同,对此,他有自己的妙招。“我改变了讲课方式,用神经学派的语言解释针灸,99.9%的穴位下都有神经纤维,通过针灸刺激神经传导方式来治病,外国学生就会恍然大悟。”韦立富指出。

    在韦立富家的客厅里,至今仍悬挂着一幅珍贵的字画,那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董必武送给他的亲笔题字——我们大家要学习他(白求恩)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录自毛主席纪念白求恩文中语。立富同志正字(董必武1967年2月书于广州)。

    1966年,韦立富先随朱琏赴京、鄂,后单独到广州给董必武治病,当时,董老患三叉神经痛已久,且出现剧烈疼痛发作,张口困难,进食时疼痛难忍。韦立富针灸后配合安全留针(埋针),不到半年,治愈了董老的三叉神经痛顽疾,董老题字鼓励当时尚年轻的韦立富,要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

    韦立富说,这句箴言伴随他整个医者生涯,要为解除人民群众的疾苦不懈贡献。“最近看神经学派的书,很多新的观点非常值得思考借鉴。科学发展了,不能再走回头路。针灸学也要在继承以往成果的基础上继续发扬,造福更多人民。很多百岁老中医都在勤勤恳恳地工作,我要向他们学习。”韦立富说。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国家编号:B-0101-0027-000031北京编号:(京)-经营性-2006-0022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审核文号:卫网审字[2001]第029号 中电商协团证字第TQ0142号 京ICP备11018379号
    Copyright©1999-2014 TH55.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