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医养生社区:淄博|北京|杭州|泰安|济南|青岛|滨州|东营|潍坊|通化
  • 中医学总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医学总汇 > 名医经验 > 正文
  • 刘炳凡:谈治疗肿瘤的点滴经验

  • 来源: 作者: 时间:2015-08-26 07:48:50
  • 核心提示: 肿瘤特别是恶性肿瘤,人们谈虎色变,这是由于只看到它可怕的一面。如果我们在不断实践中逐渐探索和掌握了防治规律,它也将同其他烈性传染病一样,会被人们征服的。祖国医学在各方

     

    肿瘤特别是恶性肿瘤,人们谈虎色变,这是由于只看到它可怕的一面。如果我们在不断实践中逐渐探索和掌握了防治规律,它也将同其他烈性传染病一样,会被人们征服的。祖国医学在各方面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征服肿瘤的途径和方法。

    例如宋代杨仁斋的《直指方》云:“有癌疮颗颗累垂如瞽眼,其中带青,由是簇头各露一舌,毒深穿孔,男则多发于腹,女则多发于乳,或项或肩,令人昏迷,急用地胆为君,佐以白牵牛、滑石、木通,利小便以宣其毒,更服童便灌涤余邪乃可得安。”刘完素亦用地圣散(地胆、滑石、朱砂、苦杖)。从痛不可忍的病情来看,类似泌尿系结石或膀胱肿瘤,阻塞和压迫尿路,不通则痛,从证测方,具有消肿块,通淋闭的作用,可见完素方有所本。

    方中主药地胆,属卵生虫类,活动于土壤或石隙中,长五分至一寸,体黑微碧,尾赤色,有翅不能飞,此药制法与斑蝥同。今人用之治恶性肿瘤,已取得疗效,其他虫类药如斑蝥、壁虎、蜣螂、地鳖虫、鼠妇、蛞蝓、蟾蜍、蜈蚣、僵蚕、蟾酥、蜂房、蛇蜕等,亦多用于治疗肿瘤。

    朱丹溪在《格致余论》中亦说:“乳房属阳明所经,乳头厥阴所属……若不得于夫,不得于舅姑,忧思郁怒,昕夕积累,脾气消阻,肝气横逆,遂成隐核,大如棋子,不痛不痒,数十年后,方为疮陷,名曰奶岩,以其疮形凹似岩穴也。”他并用疏肝解郁、活血行经之法治愈其族侄妇的乳癌初起。至于颈项淋巴肿瘤、石疸、噎膈、肠覃、石瘕等等,历代名医医案中治愈者不知凡几,治愈这些病的方法是怎样的,笔者在理论联系实际的当中,有如下几点体会。

    一、注重整体与局部的关系

    整个自然界是个整体,人体内部是一个整体,人与自然又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是以不断运动变化的形式存在的,有人把它叫做“整体恒动观”。因而对于疾病的预防、诊断和治疗,便处处从这一观点出发,并强调因人、因时、因地制宜。这是祖国医学认识论的精华和防治疾病的指导思想。比如《内经》说:“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旁取之。”又说:“从阳引阴,从阴引阳”“得神者昌,失神者亡”“治病之道,气内为宝”。这就是说,整体观既要注重形质,更要注重精神,才能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部观点而坚持辨证的形神统一观。

    笔者曾治一例脑肿瘤,患者尚某,男性,48岁。头部剧痛,眼复视,且具有顽固性呕吐(历时五个月)。某医院作头颅侧位X线摄片检查(照片号76307号)及脑静脉造影(编号199)均确诊为颅底鞍区占位性病变、脑部蝶鞍瘤。认为必须手术治疗,患者不愿手术于1957年5月来所求治。

    该患头痛剧烈时,双手抱住后脑,挺向墙壁,头晕,恶心,呕吐与进食无关,眼睛视向右侧则见物为两,烦躁不眠,大便干结,口干喜饮,舌质红,苔黄白而干,脉弦劲细数。诊为肝风上冒,肝邪犯胃;治宜平肝降胃,熄风通络。

    处方:丹参12克、首乌15克、生地15克、白芍12克、女贞子15克、旱莲草12克、旋复花10克、生赭石30克、珍珠母20克(二味先煎)、广皮5克、竹茹10克、天葵子10克、蜈蚣1条、蛇蜕(焙)3克、紫草10克、牛膝10克、黄连3克,另用锈铁、灶心土烧红入黄连淬水兑药服。

    十五剂后,痛缓、呕稀,大便已润,舌质红,黄苔已退。原方去旋、赭、竹茹、黄连,加龟板24克、鳖甲20克、茺蔚子12克、石决明20克,服30剂,头痛渐止,呕更轻稀,舌红而干,脉弦带数。

    原方加减:太子参15克、沙参12克、丹参12克、首乌15克、生地15克、白芍12克、甘草5克、女贞子15克、早莲草10克、炙龟板20克、生牡蛎20克、紫草10克、天葵10克、牛膝10克、桑叶18克、蛇蜕(焙)3克。

    五诊均用原方加减共服80剂。五个月后,头痛复视消失,舌质淡红,苔薄白而润,脉弦不数,以养肝肾药收功。1981年上期复查,自觉症状完全消失,体重增加,疗效巩固。

    本例,“气上不下,头痛巅疾”。治宜上病下取,从阴引阳,通过整体改善局部,从而取得疗效。”

    二、机体素质与免疫的关系

    笔者刻意探索了《内经》所指出的“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的相互关系。邪是致病因子,正是抗病能力,“扶正袪邪”“袪邪扶正”(邪去正自安)无非是要达到保存自己的目的。

    又从长期医疗实践中体会到“脾胃为后天之本”、“肾为先天之本”,均属人体的生化之源,临床上包括肿瘤在内的许多慢性疾病,虽然错综复杂,而治疗时以保护脾胃健运为第一要图,故前人有“四时百病,胃气为本”的说法,只有资助后天,才能达到培养先天的目的。这样通过自然调节,使全身阴阳相对平衡,从而增强机体的免疫能力。

    例如笔者曾治一例肺部肿瘤,患者易某,女,55岁。1973年6月发现胸胀,透视有钙化点,在某医院摄片,右肺门有肿块如核桃大,曾去上海某医院检查,不排除肺癌。住院手术,患者不同意,于1973年10月来所要求中药治疗。

    证见胸闷气急,胸骨柄后隐痛,咳嗽间见痰红,面黄怠倦,神色沮丧,眠食俱差,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缓无力。此属脾虚气弱,肺失肃降。治宜健脾固本,兼予清肺化痰。用参苓白术散加减:北条参15克、淮山12克、茯苓10克、苡仁12克、炙草5克、冬虫草5克、紫参10克、白芨10克、白英30克、冬瓜子15克、土贝母10克、蛤粉12克、田三七3克,每曰一剂。

    服二十剂后,胸闷气急减轻,痰红未再出现,病者有了治愈的信心,眠食转佳。原方坚持继服二十剂,呼吸已匀,胸骨隐痛已止,原方去白英、冬瓜子加白术10克,鸡内金3克,健脾助化。

    又三十剂,自觉症状全部消失,1977年10月乃去北京某医院断层照片复查:(X线号:778927)右肺门缘可见一圆形致密影边缘不齐,时间较长无明显变化,考虑为良性肿块。继续间服中药观察四年,健康情况无变化,去年十二月来所面谢,红光满面,疗效巩固。

    三、辨证论治与共性、个性的关系

    在恒动的整体观和个体差异的基础上进行辨证论治。笔者曾治几例腹主动脉瘤,治法是同中有异的。

    例一、伏某,男,54岁。近年来,自觉腹部有一股气向上冲,发作时,心悸头昏,耳鸣,恶心欲呕,颈动脉搏动明显,经某医院诊断为腹主动脉瘤。于1979年7月来所就诊时,脐上二指处扪及肿块约4×3×1.5厘米,搏动应手,身体俯仰受限,纳差,倦怠乏力,形寒便溏,舌质紫,苔润白,舌下静脉曲张,脉弦缓带涩。

    此属脾肾阳虚,瘀血阻络;治宜温中助化,活血通络。主附子理中汤加味:党参12克、白术12克、炮姜3克、炙草5克、附片3克、酒芍10克、肉桂2克、(同煎)水蛭5克、地鳖虫10克、海藻12克、田三七3克、荜澄茄3克、九香虫5克、鸡内金3克,服十四剂。食纳增进,形寒消失,大便成形,冲逆症状尽轻,发作已稀,肿块未再增大,原方去附片、炮姜加丹参、隔山淌、瓦楞子(煅红醋淬),坚持服三个月,肿块渐渐消失,冲逆止,眠食佳。

    复诊,舌质淡红,脉已不涩,体重由104市斤增至114市斤,最近复查疗效巩固。这种化瘀通络的方法,是通过健脾胃助消化而渐达治疗目的的。

    例二、卿某,男,45岁。患者近年来自觉腹部有股气向上冲,发作欲死,心忡心烦,头晕眼花,颈动脉冲动,恶心作呕,经湖医附一诊断为“腹主动脉瘤”。于1980年2月来我所就诊,患者纳差,睡眠不好,口干,便结,舌质暗紫,舌下静脉曲张,脉弦数滞涩。

    证属阴虚阳亢,冲气上逆,瘀血阻络;治宜镇冲潜阳,活血通络。丹参12克、首乌15克、生地15克、白芍12克、赭石30克、龙齿12克、珍珠母20克、瓦楞子12克、海藻10克、水蛭3克、地鳖虫10克,服十五剂。

    复诊时气上冲胸次数减少,发作时症状减轻,精神稍好,脉仍弦涩,小腹有点隐痛,原方加肉桂少许,又服十五剂。患者明显好转,气上冲胸渐止,眠食俱佳,大便滞结,舌质稍红,苔薄白,脉弦不涩,原方去肉桂加地龙10克、草决明12克。服上方三十剂后,患者来信,病已痊愈,恢复正常工作。

    以上二例,都属腹主动脉瘤,前者偏于脾肾阳虚,形寒消失,即去姜附;后者偏于肝肾阴虚,出现小腹作痛,即少加肉桂以化寒凝。此病同证异而治法不同,必须注意个体差异。

    四、精神因素与自然疗能的关系

    心理、社会因素对肿瘤病的发生、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必须在加强祖国医学研究的同时,要加强精神医学和社会医学的研究。这在《内经》中早已指出:“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战胜疾病(包括肿瘤),国外学者曾详查了1900―1965年所报导的世界文献,在65年间有176例经病理组织学确诊无疑的多种癌瘤,而得到自然获愈的“脱癌”,本文第三例亦属此类。

    又如王某,男,61岁。1973年患声音嘶哑,喉部隐痛,吞咽时有异物感,经某医院会诊为喉癌,曾作过放疗。因白细胞降低,体力不支,病情未改变,于1973年4月来所就诊。治前检查,披裂水肿,假声带充血。咽后壁滤泡密布,右颈淋巴结2×2厘米,右胸闷痛,咽干口燥,眠食俱差,大便干结,小便黄赤,舌质绛红无苔,脉弦细带数,此属贤阴亏损,虚火上炎,治宜滋阴降火,理肺清咽。

    太子参15克、沙参10克、生地15克、丹皮10克、女贞子15克、旱莲10克、白芍10克、甘草5克、冬虫草5克、川贝5克、木蝴蝶3克、青果(另噙咽),日夜服一剂,治上焦如羽,嘱每隔二小时一次,少量呷服。

    连服四十剂,喉痛减轻,声音渐出,吞咽不困难,情绪乐观,大便已不结,小便淡黄舌质转淡红而润,仍无苔,脉弦细不数。原方去生地、丹皮,加熟地15克、淮山12克、金樱肉12克,又服三十剂,病情进一步好转。

    1974年7月经某医院复查,喉部基本良好,声带变白,披裂未见异常。根据下肢冷感、便溏、小便夜多、腰痠膝软等症状,为阴损及阳,治宜柔剂养阳,用金匮肾气丸去桂加牛膝、菟丝。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日夜四次。连服三个月后,下肢冷感等症消失,语言嘹亮,吞咽无阻。每年秋冬,仍间服中药,常心存乐观,迄今八年,疗效巩固。

    综上所述,虽举例不同,但从整体观辨证论治,提高免疫力,增强自然疗能是相同的,而且是有内在联系的。治病必须治人,既要针对素质,更要注重精神,治疗肿瘤也不例外。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533-753878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国家编号:B-0101-0027-000031北京编号:(京)-经营性-2006-0022
    互联网医疗卫生信息服务审核文号:卫网审字[2001]第029号 中电商协团证字第TQ0142号 京ICP备11018379号
    Copyright©1999-2014 TH55.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