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医养生社区:淄博|北京|杭州|泰安|济南|青岛|滨州|东营|潍坊|通化
  • 中医学总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医学总汇 > 健康顾问 > 正文
  • 再论肾炎的治疗

  • 来源: 作者: 时间:2007-02-01 22:58:54
  • 核心提示:肾炎,有急性、慢性之分。得此病之成人、小儿,无论治疗或预后,差异均较大。  小儿之急性肾炎稍加治疗,常可不久向愈。问题在慢性肾炎,因小儿肾脏娇脆,常因服药致病,如磺胺剂等,此类则难治。若因外感成病者,非不可治,其肾脏虽有

    肾炎,有急性、慢性之分。得此病之成人、小儿,无论治疗或预后,差异均较大。


      小儿之急性肾炎稍加治疗,常可不久向愈。问题在慢性肾炎,因小儿肾脏娇脆,常因服药致病,如磺胺剂等,此类则难治。若因外感成病者,非不可治,其肾脏虽有损害,然小儿生机旺盛,稍事辅佐,可随生长发育而康复。治此病,可仅用玉米须(玉米须甘平无毒,利尿退肿,益肾)一味,日用60g(干)洗净煎水服,连服6个月,即能痊愈,累试累验。惟须说明者,此系慢性病,非长期不间断地服药,则难望收功。所以,应有方有守,则可积渐变而突变,亦即量变到质变之理。然有些家长,对于小孩之病,治疗稍久则不能坚持,城市医疗条件又好,自认无效,辗转延医,杂药乱投,效安从来?故应强调坚持用药,最好一次备齐晒干之玉米须12kg。兹列数案于后。


      赵某之子十岁,患慢性肾炎,连服玉米须半年痊愈。


      余亲戚之女,八岁,患肾炎。其父为西医,故用西药治疗,年余不效。后遵嘱连续服用玉米须半年而愈。现已十八岁,未见复发。   


      李某之子,十二岁,来诊,入室伏案上,两眼呆滞。其母诉儿患慢性肾炎三年,因尿毒症住某医院三月,先后服用西药、八味地黄丸,不效。余诊视之,论曰:小儿无七情六郁,相火未动,非阳虚证,乃六味地黄证。八味地黄丸出自《金匮要略》,多为老年服用之品:六味地黄丸是擅治小儿病名医钱乙由八味地黄丸化裁而得,遂成六味地黄丸。连服一月,诸证十去八九。用玉米须调补一年而愈。至今已二十余岁,亦未复发。可见辨证施治,“差之毫厘,则失之千里”!


      成年之慢性肾炎,多由急性转来。在急性期时稍加治疗,即称“已愈”,其实未愈。一、二月后宿恙悉现,或因感冒而反复。因成人生机远逊于少年,七情六郁颇多,加之劳累、房事、感冒等等,故康复者少。有人认为根本不可恢复,据我多年临床观察,病程在五年之内者尚属可治。病程较长之慢性肾炎,若治养得当,可延长寿命,甚至达一、二十年之久,在此期间,病情时轻时重,然终难免寿折早夭。倘已有尿毒症,治之更难。急性尿毒症可治愈,慢性尿毒症现很难治愈,但在肾功能未达衰竭之极,治又得当,有拖延一、二年以上者。此症为何治之更难?因在慢性期时,医之尚难愈,若久延失治尿毒症病愈深重岂易治愈。


      慢性肾炎的治疗,应根据其发展之不同阶段,投予相应药方。在刚由急性转为慢性之初,利水为主,用胃苓汤加枳壳、党参。


      中期者,治以扶正利水。宜掌握脏腑之阴阳虚实,辨证论治。一般说来,肾炎先肿面部(与心脏病先肿下肢、肝硬化以腹水显著为主不同),病位不外肺、脾、肾三脏。由外感而致,病在上焦,胃阳不振用苓桂术甘汤。病在中焦以腹之脐周肿胀为显著 (即大腹肿),乃脾湿,用实脾饮。病在下焦,下焦肿甚,肾阳式微,用济生肾气丸,倘肾阴不足为主,可用六味地黄丸,肾阳不足为主,亦可用桂附地黄丸。


      肾变期,水肿显著,蛋白尿亦重。在其初期,可用粤省通用之治肾炎方:云苓8g , 泽泻12g,猪苓12g,白芍9g,法半夏9g,  厚朴7.5g,枳壳7.5g,陈皮1.5g,甘草1g , 可退肿,消尿蛋白。后期尿蛋白持续在++~+++,用防己黄芪汤(《金匮要略》方)有效,但黄芪不应小于30g,且应坚持用药半年以上,阳虚可加附子。我曾用是方治愈的一例,治疗的头两个月,证减不著,守原方叠进,再二月而愈。收效关键,仍在守方,守方之中须注意观察病之动向,以增减方药。守方者,有时不在医家,而在病家,医者须与患者明言其理。我之次女,于他地患肾炎,水肿、蛋白尿,来函详叙诸证,令服济生肾气丸(作汤剂),连进四十四剂未效,来函相告,求改方,审其证,嘱原方继服,又进三剂,效验大显,积量变至质变了,可见守方之重要!


      末期者,显阳虚证(可有发烧,是虚热),用罗芷园之治肿胀方;山药18g ,白术24g,茯苓皮18g,生姜皮12g,猪苓9g,炮附片9g ,薏苡仁12g ,党参18g,炙黄芪18g白蔻仁1.5g ,桂元肉12g ,怀牛膝12g ,生姜3g ,大枣3枚擘。


      此方大温,水属阴邪,虽见发热似阳,实为阴证,非温药水弗能化。另拟简方可用,黄芪30g,人参30g(单煎兑服,一料可用三日)用芪补六腑之阳,以参滋五脏之阴,保内外之气。


      肾盂肾炎,较肾炎易治。治疗中仍应以中医理论为指导,因人、因时、因地,因脏腑、因表里、寒热、虚实之不同,临证权衡,无一方百应者,故不可泥于一方、一法。斯病感染所致,尤以女性尿道短,患此疾为多,不易根治为其特点。用抗生素似乎好了,实则未愈,动辄即复犯。前已言及,药必借人体正气而疗疾。抗生素与苦寒药相似,易伤脾胃,抑制细菌,同时,也抑制人体之生理机能,遏抑肾阳,故药力无所依,而失其效。曾治某医院副院长,女性,患肾盂肾炎,初用抗生素有效,但迁延年余,复发愈频,他医又曾投清热解毒之剂,未中病机。求诊于我,诊其脉六部皆弱。嘱发作时用猪苓汤原方,间歇期用金匮肾气丸,如遇外感,停用此药,持续服用半年,同时休息。三月后来告,虽有复发,然间歇延长,至半年后再不复发,今已数载! 选自《岳美中论医集》,有删节  《中国中医药报》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 相关文章:
  • 无相关信息
  • 延伸阅读:
  •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国家编号:B-0101-0027-000031山东编号:(鲁)-经营性-2016-0014 中电商协团证字第TQ0142号 京ICP备11018379号
    Copyright©1999-2019 TH55.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唐汉中医药网 版权所有